石化文苑之中山古镇

   去重庆的人,多半会去逛磁器口古镇,但去中山古镇的人却不多。
    从重庆乘坐两小时的长途大巴到江津市,再转乘开往中山古镇的中巴车,一路又颠簸辗转两小时,从下车处沿着古旧的青石台阶慢慢下行,路过开满南瓜花的青砖墙,经过几只巡视领地的老母鸡与胖猫,悠然自在的感觉越来越浓。迈下最后一级台阶,一条南北走向的青石小巷出现在眼前,这便是中山古镇了。
    中山古镇其实只是一条古街,长不过千米,半数未经开发,商业气息尚不够浓厚,正是值得一游的好时候。民风朴实,古街素静。这里有古老的房子古老的树,老人做着传统的手工艺品,样样朴拙而不失精美,让人想全带回家,不过这些东西离开古镇就如移到江北的橘子,不是那个味了。
    人们前堂开店后堂休息,有许多家干脆敞了门在前堂看电视,不避人,不介意围观。有家刻意将墙壁与顶棚糊满报纸画报,浓浓的旧时光就扑面而来。
    一位老人坐在门前辟竹条,嘴里衔着一管旱烟,袅袅的青烟正渐渐消失在空气里。我问老人可以拍照吗?他不以为然地说,有啥子拍的嘛,继续辟他的竹条,旁边地上摆着几个编好的小竹笼,圆头圆脑的甚是可爱,老人说这是茶篓。我很疑惑,用它来盛茶,茶味岂不是都跑光了?后来才明白这是泡茶时用来过滤茶叶的,一个使用多年的茶篓,还会备受珍视呢。那茶篓上的每一缕茶渍,都有岁月的味道。
    古镇的小物件真不少,花椒笼,茶篓,竹篮竹筐竹簸箕。刚路过的一面木板墙上挂着一串草鞋,旁边有竹斗笠,还有形象夸张的簑衣。正值中午,远处飘来阵阵炒菜香,旁边铺子里摆卖的竹筒米酒上覆着的红纸也喜气盈盈,然而在窄窄长长的巷顶洒下来的天光里,这竹斗笠与草鞋还有簑衣,仿佛有灵魂附在其上,竟平添了些许神秘感。
    往北走到长街尽头,右手边就是笋溪河了。岸边巨石上有多个深圆小水坑,不知是如何形成的。溪水清浅而激越,一路淙淙穿过石桥流向远方,引得许多人蹲在水边嬉戏,笑声不断。从巨石上到得对岸,往上行有一处古亭,内供一菩萨,眉眼颇具川人特色。想必菩萨居于此处有些年头了,亭上生满深绿的青苔,远处的一丛翠竹竟被比了下去。
    古镇的自酿米酒是一大特色,或用大肚坛子密封,或用竹筒盛了,红纸封口,上书杨梅、桂花、樱桃、木瓜、柠檬等各种口味,翠绿的竹筒与鲜红的封口相得益彰十分惹眼,让我这不喜喝酒的人都有了购买欲,田螺同学自是欢欣,钦点几种口味让店家装了,一路不辞劳苦地提着,毫无怨言。只是经过飞机的野蛮托运,十筒酒带回家只剩六筒,原来店家只图表面好看,竟是用细长的塑料袋盛了酒装进竹筒,外面仅蒙一层红纸封口,当然禁不起折腾。由此看来,所谓古镇的淳朴,也要辩证地去看了。
    不过瑕不掩瑜,笋溪河边的吊脚楼,与之隔河相望的丛丛翠竹,古镇人家花墙上盛开的萱草花,都是这古镇风情的一部分,让人陶醉流连不忍离去,若不是行李都放在重庆,我们真想在此留宿一晚,在吊脚楼的窗边吹吹风,在溪边的大石头上仰望星空,在亭亭翠竹边且行且歌,想想已痴,惜归期已到,只好留下遗憾,作为下次重逢的理由。
中山古镇
    但愿再见时,中山古镇容颜依旧,不要被来自义乌的形形色色又千篇一律的纪念品所湮没,在沿街商户的吆喝声与舶来的手鼓敲打声里变得面目模糊,成为众多无特色的古镇之一。
作者  山东淄博石油分公司  王颖
分享到:
上一篇:天梯里的爱情 下一篇:水光潋滟晴方好,山色空蒙雨亦奇-行摄中山